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  • 华晨宇、关晓彤联句沈腾“不配”?这档综艺纵横七年,还能打吗?

  • 发布日期:2022-04-10 21:05    点击次数:124

    《王牌对王牌》已经七岁“高龄”,七年之痒、高龄之门槛,对于综艺节目的制式、创新、喜感等方面而言,都会是严峻考验。

    已播出内容的观感,是质感并不均衡。

    老套游戏版块下、好笑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艺人表现,很容易露出疲态或者没有存在感。

    第一集除却沈腾英语爆笑和刘涛的奇怪表现之外,几乎全程赶客,老套尴尬尽显,对比之下第三集似乎笑点明显更密集。

    作为一档面向大众传播的节目,是否受欢迎的关键基石、核心要素,就是“是否好笑”。

    能否平衡好综艺节目的创新意识、格调质感和好笑程度,似乎并不在《王牌》思考的范畴内,延续老套路三板斧保住“好笑”(和情怀牌)这大杀器、似乎就是全部的终极追求。

    在这个目标之下衡量节目完成度,这一期可能还不错。

    毕竟,市面上明明招揽了各路喜剧人马、拼盘搭建却无法营造出喜感的综艺很多。

    一届比一届更荒芜、没法让人笑反而只会让人尴尬的喜剧竞演节目,同样很多。

    无论如何,《王牌对王牌》起码做到了“大部分时候比较好笑”。

    一,轻松解压的喜剧陪伴属性,笑点密集、生发模式多样。

    让人笑,大概比让人哭更难。

    通过三俗笑点来强行逗笑,容易被诟病低俗,且容易失度、陷入并不好笑的尴尬处境。

    通过拼接各路段子来凹笑点,则又容易落入生硬和拼凑的地步。

    《王牌对王牌》中的笑点生发机制,一是最大程度调动常驻团队的喜剧才能,二是发掘嘉宾的“黑洞”笑点属性,三是通过团队互动来营造动态喜剧效果,四是在游戏里制造夸张走样的鲜活笑点。

    归根结底,重点或许在于灵活的、不生搬硬套的“动态轻盈喜剧感”(别看沈腾大叔这样月半,对笑点把握灵动着呢)。

    先说第一点,沈腾也好、贾玲也罢,对喜感对笑点都极其敏锐,现场发挥也非常敏捷、自然。

    以沈腾为例,第一集用英文描述古诗词,前一位嘉宾就是很规矩交作业,画风过于正经。

    到了沈腾这里,上一秒动物园、下一秒拟声世界,奇怪的脑回路、捉襟见肘的英文水平,爆笑的表演,都非常好笑。

    这一集中也一样,沈腾和赵文卓对垒,喊话劈砖。

    劈砖头而已,有什么好看?

    玩法对了,还(第四声)就是有种奇怪又“无聊”的好笑感。

    沈腾上一秒杀气腾腾喊话要拍一百片,下一秒试过实物之后秒怂,灰溜溜一片也拍不碎。

    输给赵文卓之后,沈腾找补“这不是我的主力手”。

    换了一只手,还煞有介事问要不要运气,被贾玲调侃“你是大力水手啊”。

    这种“放话被打脸”的模式,在综艺节目里实在太常规太基础,但沈腾如此折腾、贾玲完美搭档,呈现效果的喜剧完成度很高。

    真“永远长在笑点上的人”。

    再比如这一期的嘉宾赵文卓,在碾压王者和游戏黑洞之间来回摇摆、很有存在感。

    隔壁综艺里赵文卓的笑点,主要存在于别人和他的互动态度中。

    比如嘻哈艺人们看见赵文卓一秒“小混混变乖巧小学生”、仿佛同手同脚、赵文卓不动就一动都不敢动的梗。

    这一集王牌里对赵文卓的打法,一半是功夫的厉害,另一半是反差萌的“游戏黑洞”。

    以沈腾为参照,硬桥硬马硬功夫的赵文卓劈砖头都好看了起来。

    而这厉害的赵文卓,在“一人说一个字、共同回答问题”的环节里,来回来去找不着北,呆萌反应很喜感。

    题目是用五个字夸奖沙溢,一个来回说了“贼帅贼能”,第五个字落在赵文卓肩上,赵文卓斟酌半晌,又答了一个“贼”。

    一群人接力回答下来,对沙溢的最好夸奖,就变成了“贼能贼能贼”。

    常驻人员团队中,看似和“笑点担当”关系不大的宋亚轩,也在团队互动中营造出了意想不到的喜剧效果。

    还是这个一人说一字的游戏,主持人沈涛报出的题目是“去荒岛要带的一样东西”。

    华晨宇给出的第一个字是沈,关晓彤只好顺势说出腾,第三棒的沈腾本尊、发挥很妙,睁大眼睛说了个“不”。

    第四棒的宋亚轩,最后给出的答案是“配”,连起来是沈腾不配。

    在这个环节之前,沈腾刚刚连续两次将播出卫视的平台名称说错,重大口误全场爆笑。

    此刻这个“沈腾不配”,既聪明应景,又格外好笑,临场应变效果很棒。

    若说是设计、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综艺的台本,会设计让核心卡司说错电视台;既然不是设计、纯粹靠临场发挥,这四个人接出“沈腾不配”回应此前乌龙,委实挺会玩。

    沈涛的下一题是说出喜欢的一本书,华晨宇说“西”,关晓彤睁大眼睛很困惑但也只好硬着头皮接“游”;

    第三位的沈腾说完“记”,第四位的宋亚轩看起来似乎就没啥事了,结果他憋出了一个“二”,《西游记2》。

    三棒四棒之间的尴尬停顿,峰回路转从“好像多余了一个人”转到“起死回生变出笑点”,依旧有效果。

    《王牌对王牌》七季下来,游戏模式大概率固定,笑点生发机制也万变不离其宗。

    但依旧能动态生发出不生硬的喜剧效果,这一点看似容易、看似不高深,其实执行起来也并不容易。

    虽然发挥效果不稳定,但某些时候仍旧有爆笑效果。

    二,不止步于“笑料集锦”的传播者使命感。

    这一集《王牌对王牌》选择的主题是武侠,看似很娱乐,但节目组也尽可能安排了文化知识小贴士部分。

    对知识的呈现,倒也不是一味生硬植入,而尽可能选择比较有趣的方式来讲解。

    比如“百晓生”上线说墨子,形容他同时也是一位工程师。

    提及墨子的发明之时,举例是郭靖。

    这有助于让人对他所讲的知识点产生具象直观的认知,同时也不枯燥。

    再比如游戏环节猜歌部分,出现了电视剧《水浒传》的《好汉歌》。

    知识小课堂上,百晓生上线简单科普武松打虎在史书中有原型,民间素来有徒手打虎搏豹的故事。

    在提及武器的环节,提及自青铜时代就已经开始铸剑,又介绍1965年湖北江陵出土的越王勾践剑,分享知识的方式灵活多样。

    最为关键的,是提及我们看武侠,不是为宣扬暴力追捧暴力,武侠的内核是利他精神和家国情怀,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。

    虽然“嵌入内容”主题的深度、密度,无法和专业的文化科普节目相提并论;

    尽管上述内容依旧像“任务植入线”,但至少在调性上有清晰倾斜:好笑下饭是杀手锏是核心竞争力是立身之本,但不是唯一的追求。

    既好笑下饭,又有努力传递知识、传载正确理念和价值观的诉求与表现。

    影视寒冬能如此已是不易,期待下一期《王牌对王牌》,更加爆笑更加有料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