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  • 如果你看到大麻,可以不忙着报警

  • 发布日期:2022-06-11 22:29    点击次数:179

    图①

    前几天有条热传新闻,甚至惊动新华社发了公众号推送,说是浙江某货车司机因发现路边有疑似大麻的植物而报警,警方确认为大麻,随即予以拔除,并对司机提出了表扬,然后就是 " 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"...... 后续结果会如何?很可能什么都没有。因为大麻这东西,说来话长,一言难尽。

    大麻不一定是毒品

    图② 作为经济作物种植的大麻

    我国有一种 " 自古以来 " 的传统农作物也叫大麻,我家乡所在的泰莱平原就是传统大麻种植区(或简称 " 麻区 ")。虽然我没亲眼见过种在地里的大麻,但由于某个特别的原因," 大麻脱胶 " 四字却从小听出老茧来,而且我还知道大麻只能用于搓麻绳等低端领域," 脱胶 " 后就能纺纱制衣了。后来我得知有大麻毒品这回事儿时,大概潜意识中认为毒品距离我等良民太远,从来没想过此大麻和彼大麻之间会有什么关联。

    图③ 制作毒品的印度大麻

    图④ 摄于青岛某机构院内的大麻(火麻)

    然而,从植物分类的角度来说,制作毒品的大麻和纺麻线的大麻却是同一个物种的不同亚种,共享一个拉丁种名Cannabis sativa,前者为印度大麻/subsp. indica,后者为火麻/subsp. sativa,叶子均为极具特色的 5~9 掌状全裂。据《中志》,印度大麻植株较小、多分枝,火麻植株较高、稀疏分枝;不过靠形态差异区分并不靠谱,不同条件下也许变化很大,栽培的火麻确实都是细高挑的个头,但野生的火麻则可能是低矮的一坨。如以上图 3 和图 4,如无标注,你怎么判断哪个是毒品?反正我分不清。

    图⑤ 麻子,合法网购

    大麻原产印度等地,自华夏文明之初即传入中国,在数千年文明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其茎皮纤维长而坚韧,可织麻布或纺线、制绳索等,没有它连出殡都难,君不闻 " 披麻戴孝 " 乎?种子称 " 麻子 " 或 " 火麻子 ",可食用,为古代 "北五谷(麻黍稷麦菽)" 之首,至今仍是部分地区的传统小零食。本砖家网购品尝过,味道尚佳,但种子偏小嗑壳不易(李时珍也吐槽过去壳难),对牙齿咬合角度和力量都有一定的要求,技巧性很强。

    毒品大麻和火麻的关键区别在于 THC(四氢大麻酚)含量。普通火麻的 THC 含量在 3% 以下,不足以用来制毒;印度大麻 THC 含量则高于 3%,我国明确将其定义为毒品,绝对不允许种植。大麻在很多西方国家已经合法化,我坚决支持我国在这方面不做半点让步。须知 " 学好不容易,学坏一出溜 ",烟草产业已是既成事实,一旦再开了大麻的口子,必然会给大众心态带来极大冲击,各种辣鸡都会跟进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  图⑥ 青岛燕儿岛的野生大麻(火麻)

    文章开头的 " 大麻 " 案中,司机师傅的警惕性和责任感值得赞赏,但他遇到毒品大麻的可能性约等于零。大麻(火麻)在我国栽培广泛,各地均有落草为寇的野生种群,偶尔发现不算稀奇,我家乡泰山上更多,和毒品扯不上半毛钱关系。比如,图 5 中我买的 " 火麻子 " 是生的,未经炒制,随便撒几颗就有可能长成植株;" 火麻子 " 还是著名鸟食之一,宠物鸟越冬首选,花鸟市场中唾手可得,无意中扩散的机会很多,用不着大惊小怪。

    图⑦ 北京昌平

    p.s. 2020 年 7 月北京昌平崔村路边,竟然长出了两万余株野生大麻,有人认出并报警。后来百余位村民与民警一起,冒雨将两万余株野生大麻铲除。民警表示,大麻植株的典型特征为掌状分裂叶片,市民如果发现身边有类似植物,请及时报警。说什么好呢?站在警方的角度看," 宁信其有,不信其无 ",毕竟没人能现场证明那些野生大麻不是毒品大麻,干脆灭族了事,免有后患。看见大麻到底该不该报警,也不好说 ......

    神秘的 " 工业大麻 "

    2019 年初,有新闻说吉林省计划修改禁毒管理条例,并有望成为国内继黑龙江省和云南省之后第三个允许种植 " 工业大麻 " 的省份,这句话有点蹊跷," 工业大麻 " 的身份晦暗不明,不能不引人遐思。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个问题,发现 " 工业大麻 " 至少有两个层面的定义,媒体文章中 " 工业大麻 " 到底是什么意思,需要联系上下文才能确定。

    几乎与上述新闻同时,国家禁毒委下发 "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",通知中指出,除为获取纤维质和种子的工业大麻外,其他用途的大麻植物均属于管制范围。从这段文字中,任何一个理解力正常的人都会得出火麻就是或属于 " 工业大麻 " 的结论。很遗憾我未找到 " 通知 " 原文,只看到了相关报道,有一个无法理解的困惑:既然获取纤维质和种子的 " 工业大麻 " 不在管制范围之内,那么要 " 加强管控 " 的工业大麻又是什么呢?

    图⑧

    还有,如果 " 工业大麻 " 就是火麻,为什么说只有黑龙江云南允许种植?明明各地都有。唯一合理的解释是,此 " 工业大麻 " 特指用于提取 CBD(大麻二酚,具医疗价值而无成瘾性)的品种。传统火麻 THC 和 CBD 含量都很低," 工业大麻 "THC 含量仍低于 0.3%,但 CBD 含量却远胜火麻。其供加工部位为嫩叶和花苞,与毒品大麻略同,且局部 THC 含量可能超过 0.3%,故其种植、加工均受公安部门严格监管,农业口都没资格置喙。

    目前仅黑龙江、云南的《禁毒条例》中有关于 " 工业大麻 " 的条款,且各自制定了 "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",吉林省欲加入这一行列,好像还没落实。二省 " 许可规定 " 对 " 工业大麻 " 的定义完全一致:本规定所称的工业大麻,是指四氢大麻酚含量低于 0.3% 的大麻属原植物及其提取产品。工业大麻花叶加工提取的四氢大麻酚含量高于 0.3% 的产品,适用毒品管制的法律、法规。注意," 花叶加工 " 是提取 CBD 才有的操作,火麻用不上。

    " 汉麻草体验馆 " 是个什么妖孽?

    图⑨

    说来也巧,在我打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恰逢微博热传国内首家 " 汉麻草体验馆 " 在温州开业,这真不是什么好消息。" 汉麻 " 本是火麻的别名,最早见于《尔雅》,《本草纲目》亦收录此名,图⑨中的 " 汉麻 " 利用的是纤维,等同于火麻,好像用 " 火麻 " 显得土;" 汉麻 " 也可以理解为英文 "hemp" 之音译,作为 " 体验馆 " 的前缀词,专指 CBD 含量高的 " 工业大麻 "," 体验馆 " 的经营内容也是以 CBD 产品为主打。

    图⑩ 温州汉麻体验馆,实为去年 9 月份开业

    CBD 和 THC 都是大麻提取物。CBD 不致幻不成瘾,据说可使人镇静,对癫痫、帕金森等疾病有疗效;THC 是毒品大麻重要成分,二者不可等同视之。" 汉麻草体验馆 " 确实没有违反中国禁毒法律,但总归有种打擦边球的感觉,且 CBD 和 THC 为鉴定困难的同分异构体,易被人浑水摸鱼,对此应该保持足够的警惕。如果 CBD 真有不可替代的医疗用途,那就老老实实在医院呆着,现在公然站街、卖弄风骚,算怎么回事?